黄瓜子

茶一岚和清

【巍澜】等一个人(3)

。在真人坑里反复挣扎

。老土俗气失忆梗

。没什么营养的文。。烂就对了

。小澜孩被车撞后失忆

。世界和平的设定

。今天依旧很短小


昏暗的夜色吞没了路上少有行人的身影,平日里细微的脚步声在此时显得格外引人注意。
赵云澜一个人走在黑暗中,不由得放慢脚步。
“不能吵到邻居啊。”
他进入走廊,满脑子都是关乎自己失去记忆的事情……
和沈巍。
那个名叫沈巍的,和自己的关系真有那么好?
或许吧?
但那也是曾经的事了。

就这么迷糊地想了半天,赵云澜终于拿出钥匙开了身前的门。
“夭寿了……”
他反复用手中钥匙插进门前的钥匙孔,但没有一次能够彻底成功打开门。
“真是……诶?!”
正当他内心嘟囔抱怨着钥匙质量差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来。
微敞的门缝中露出一人的身影,赵云澜抬起头,看见了一个似乎刚从忙碌中抽出时间的男人。
他意外地笑了笑:“沈教授?这里也能看到你吗,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哈哈哈。”
等等,赵云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沈教授,你……怎么在我家?”
沈巍皱了皱眉,认真地看着他:“赵处长,我想你可能有一点误会……你家,在对面。”
“呃?”
赵云澜偷偷往沈巍家里瞟了一眼,其干净整洁度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家。
“啊啊抱歉。”赵云澜尴尬地笑了笑,转身离开,“打扰了,沈教授。”
说罢以极快的速度打开了自家的门,走了进去。
沈巍挽留的手顿在半空,仿佛握住一只无形的手。
“……”
他微微低头,嘴角勾起不明意味的弧度。
或许是苦笑吧,他想。

沈巍就像是回到了一万年前,那个差点认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心上人时。
或者说是……看到赵云澜倒在血泊之中那个慌乱的时刻。


——tbc
自定义式失忆症预警

暴打镇魂编剧

【镇魂】【巍澜】等一个人(2)

。在真人坑里反复挣扎

。老土俗气失忆梗

。没什么营养的文。。烂就对了

。小澜孩被车撞了失忆之后

。世界和平的设定

 

“老大?你真的……连沈教授也不记得了?”林静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问道。

赵云澜捋了捋后脑勺的头发:“我之前认识他吗?”

大庆摊手,“好吧,真的忘记了。”

“那……”赵云澜顿了顿,“我之前和他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特调处的下手们面面相觑,似乎在用眼神对话,谈论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小郭同学没看懂他们的眼神,抢着答道:“诶,赵处,您和沈教授之前是情……”

老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捂住了郭长城的嘴:“情深义重的兄弟,朋友。”

“啊……那应该是关系很好了吧。”

赵云澜听后点了点头,躺回了病床上。

特调出一众用目光杀死了郭长城。

小郭虽然不太清楚原因,但还是感到恐惧的咽了一下口水。

“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赵云澜一边掀开被子下床,一边问。

回答他的却不是特调处里任何一个人。

“出院手续办好了。”

沈巍站在病房门栏边,推了推眼镜回答。

赵云澜脑中闪过一个自以为绝佳的主意。

 

于是他站起身,一步步慢悠悠地,吊儿郎当地,就像往日里一样随意地走到了沈巍身前。

赵云澜用一种像极了商业吹捧的语气赞叹道:“沈教授做事就是有效率。”

“不必了。”沈巍露出一抹温润的笑,总令人惊艳的眸子里似乎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注视着赵云澜的眼睛,“你不必装了。”

连赵云澜也说不清,沈巍眼里藏的,究竟是什么情绪。

“呵,果然是沈教授啊。”面对沈巍的戳破,赵云澜也只能尴尬地笑笑。

他本以为靠自己的演技可以蒙混过关,却还是被面前这人一眼看穿了。

“没事的,记忆可以慢慢恢复。”沈巍把病历卡递给赵云澜,转身离开了。

望着他的身影渐渐远去,听那脚步声渐渐变弱,赵云澜转过身。

两臂一张,显露出很无所谓的模样。

“走吧,回处里去。”

 

 回到处里,赵云澜一个人瘫在了沙发上。

他喊着嘴里那根早把糖舔光的小棍,双腿交叉叠着。

空洞的双眼望向远方化为猫型趴在桌上的大庆。

处里的气氛十分安静而诡异。

“那个沈巍……”赵云澜终于取出了嘴里几乎要被含化的小棍,“到底是个什么人?”

“他啊……”大庆从桌子的边角奔过来,扑到了赵云澜胸前。

“……是个大人物。”

专心致志地听完了死黑猫的讲解,赵云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无情的把猫咪揪起来丢在了地上。

——大庆:妈 的

“还真是个大人物啊。”

“哦,对了!”

赵云澜晃晃手,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住哪儿啊?”

大庆在桌底笑出声。

汪徵露出乖巧的商业笑容:“赵处,沈教授是您的对门邻居。”

赵云澜突然间懵逼。

但稍稍思考了几秒,他突然笑了。

笑得让大庆和小郭都毛骨悚然。

“这个沈教授,还真是不一般啊。”

 

TBC

第一次被

激动上天

(      )

【镇魂】【巍澜】等一个人(1)

。在真人坑里反复挣扎

。老土俗气失忆梗

。没什么营养的文。。烂就对了

。小澜孩被车撞了之后

 

赵云澜睁开眼。

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他侧过身躺着。

白花花的被单。

和一个男人。

男人趴在了赵云澜的被子上。带着黑框眼镜。

啧,长得不错。这是赵云澜内心不要face的第一反应。

但他为什么要趴在自己的床上?

赵云澜伸出手,想轻轻拍醒男人。

没等他下手,那人就自己睁开了眼。

一双透亮的黑色眸子对上他的视线。

“云澜,你终于醒了。”男人露出欣喜的神情,紧紧握住了赵云澜的双手,“身体还好吗?”

男人的“热情”让赵云澜微微皱眉。

“您是?”

沈巍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只是盯着他的脸。

凝视了半晌,他才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不记得我了?”

赵云澜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沈巍皱起眉,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是试探一样地对赵云澜说道:“我,我是沈巍。云澜,你记得吗?我是沈巍,我是沈巍啊……”

赵云澜看着他的眼神从柔情到慌张,甚至连眼角都变得通红。虽然感到很是同情,但还是摇摇头。

“不认识。”

……好吧。

沈巍轻轻松开了紧握的手:“我去把他们叫进来。”

然后走出了病房。

赵云澜没有把过多的视线放在沈巍身上,自然没有注意到那人在走出门前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握着拳走了出去。

坐在病床上的赵云澜仔细观察了一下周边,是在医院里。

他刚想掀被下床,却突然觉得脑中阵阵钝痛,像是在撕扯他逐渐模糊的记忆。

“赵云澜!!”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呼声和几乎能踩裂地板的脚步声。

他转过头,特调处一众都站在了床侧。

“嘿,这么关心我。”赵云澜忍着逐渐平复的疼痛,用调侃的语气说道。

林静是第一个开口的,不改一贯的不正经语气:“那是当然了!我们老大啊,英明神武,丰神俊朗,在龙城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们为您自豪,所……”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真是令人头疼。

除了林静外的其他人都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一阵笑声过后,一帮人都注视着赵云澜的脸。

赵云澜:头皮发麻

“干嘛?”

“咳咳。”特调处一众内部稍微有些慌乱,汪徵戳了戳桑赞,桑赞戳了戳从波,从波戳了戳林静,林静戳了戳祝红,祝红戳了戳小郭,小郭戳了戳老楚,老楚又戳了戳大庆。

就决定是你啦!!

于是一代猫王(?)就这么被推了出来。后面几人忍不住低头窃笑。

“咳。”大庆咳了两声,难得露出了正经的模样,”赵处长!额,那个……我们特调处一众,热,热烈欢迎处长身体康复,与病魔……“

祝红轻轻暗语:“车祸。”

“啊那个,咳。在一次惨痛经历后,身体健复,重回岗位!热烈欢迎!”

后面一堆人敷衍的鼓掌。

赵云澜忍不住笑了出声:“你们这准备的,真是寒碜啊。”

“心意到了就行了,呵。”

“就是就是。”

 

“诶,”小郭突然发觉,“沈教授去哪儿了?”

沈教授……是刚才那个沈巍?

“对哦,沈教授呢?”

赵云澜问:“你们是说那个,沈,沈巍?他是谁?”

这句话犹如一颗炸弹,把站着的属下们都炸傻了。

“不会吧。”祝红忍不住说,“你在装傻吧?和他吵架了?”

 “不是……”听这语气,自己似乎真的忘记了什么,“我,我不记得他是谁……”

这次真的是全体彻底傻眼了。

 

TBC

至少我相信会有后续。

腐眼看人基的日常

——今晚的快本

许久不看电视的我为了居老师和bygg打开了芒果台

不知是因为腐眼看人基

或是镇魂女孩的本能

我只看到了满屏的糖

啊啊啊啊啊北老师突然傻笑居老师的眼神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北老师踩爆气球后第一个去向居老师击掌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北老师句句不离龙哥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定是因为入戏太深,我不吃真人

不吃不吃

不吃不吃

不吃不吃

不吃不吃

不吃不吃

【巍澜】花吐症

呵呵呵呵呵

没有最短,只有更短


“咳咳,咳……”

随着无力的咳嗽和气喘声,沈巍从嘴里吐出了今日第13片白玫瑰花瓣。

透着淡黄的白色花瓣上染着触目惊心的血红。

“真是…咳咳咳!”第14片了。

与前几次相比,这次有所不同的是,他的嘴里还残留着绿叶。

喉咙里满是花枝,上面细密地布着刺,扎着脆弱的内部。

沈巍从不相信这种病症的存在,更别提在自己身上发生这种事了。

花吐症?真扯。

但眼前的花瓣却告诉他,这确实是事实。

他摘下眼镜,小心翼翼地放在办公桌上。

沈巍闭上眼,用左手手指轻轻擦拭受到伤痛刺激溢出的泪水。

右手则摸索着之前那人给他的棒棒糖。

“咳咳,咳咳!…赵……”

他竭力地呼吸着,嘴里蔓延出更多花枝。

捂住被划伤的喉腔,沈巍的嘴角勾起苦笑般的弧度。

他紧紧攥住手里的棒棒糖。

脑海里一遍遍闪过那人的面孔,每夜令自己辗转反覆,无法入睡的人的模样,是自己追寻了万年的人。

“赵云澜…赵云澜……”


我是👹吗
(悄悄占tag)

我永远喜欢白宇哥哥\(//∇//)\
他太可爱了啊啊啊啊
他太帅气了啊啊啊啊一定是天使啊啊啊啊啊
(形容澜孩子要用帅气才行)

【薛晓薛】如梦,如幻

•文笔渣还偏要写系列
•短篇小烂文
⬇️⬇️⬇️

凌晨,院子内的公鸡迫不及待地开始打鸣。少年从床榻上坐起来,环顾四周,一身青衣的小姑娘趴在被窝里,而那总着一袭白衣的人早已离开。
少年拿起枕边的糖,放进嘴里,甜腻的感受在舌尖蔓延开来,浸到心里。
他套上衣服,穿上鞋,打开房间的门。
清凉的空气灌进喉咙,少年深吸一口气,走到院中站立的人身后。
“道长。”
“嗯?是你啊。”晓星尘转身,嘴角勾着和煦的笑容。
薛洋轻轻一笑,少年的邪气写在精致的脸上:“今天我去买菜,吃些什么?”
晓星尘的脸上带了些迟疑,随后说道:“我随意,你去问问阿箐想吃些什么……”
“嘿呀。”薛洋单手插着腰,“那小瞎子要吃的我也不买。”
“吱呀”一声,房间的木门被打开。
阿箐气鼓鼓地伸出头:“切,你买的我还不吃呢!略略略……”
“哈哈……”
是晓星尘的笑声。
虽然看不见,但白布下的眉眼定是弯着盛满笑意。
“道长也笑你呢!”阿箐对薛洋大喊。
“你们真是太可爱了……”
晓星尘的脸上透着淡淡的笑容,在淡淡的春日阳光下,更是温柔。
薛洋挥了挥手,挽着晓星尘的左臂。
“走,道长。我们一起去,不带这小瞎子。”
“喂!”阿箐赶忙追上来,气喘吁吁地拄着竹杖,“怎么能不带我啊!”
“你走的太慢了。”
薛洋搂住晓星尘的肩。
他转头看着晓星尘,苍白干净的皮肤像不曾被尘埃沾过。
在阳光下,脸颊两边显露出短短的绒毛。
可惜了……薛洋望向那围着白色布料的双眼。
星辰……
星尘……
一定是一双纤尘不染的干净眸子。
可惜,可惜……
带有断指的左手紧紧握住左侧的衣料。旧伤隐隐作痛。

“前面是菜场吗。”
白衣的他突然开口。
薛洋松开搭在晓星尘肩上的右手:“是。”
他轻轻握住了晓星尘的手。
温润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心跳无意间加速。
“怎么?”晓星尘对他突然间的举动感到不解。
“呵,呵,没什么。”
薛洋赶紧松开手,跑向前去。
晓星尘站在原地,听着少年逐渐跑远的脚步声。
“嗯?”

熙熙攘攘的人流围绕在薛洋身边。
“道长!这儿!”
他高高举起手,示意着晓星尘走过来。但随后又把手放下了。
一袭白衣的他在流动的人群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晓星尘艰难地从人群中挤出。额头上浸出一些汗珠,长眉微微皱起。
一双手突然攥住他的衣袖。
“道长。”
晓星尘顺着那道声音走过去。
一块东西递到了他的手里。
“土豆,你掂量一下可还行?”
薛洋是轻轻把东西放在他手里的。
“还行吧。”
等薛洋付好钱,又对他说:“你随我来,有个好地方。”
薛洋就这么牵着他的手,慢慢在人群里走着。
没有听到竹杖的声音,晓星尘问了一句:“阿箐呢?”
“她嫌太吵,先回去了。”
“哦。”

走了一会儿,喧杂的声音渐渐淡下来,周围是鸟鸣和溪水的流动。
“站好。”
薛洋轻轻按住晓星尘的两肩。
“嗯。”
静站了几秒,还是不见动静。
他正想开口问,唇上突然传来温软的触感。
“唔……”
像是糖的甜味,印在了嘴上。
那阵清甜传到了口腔里。
湿润的舌尖试探着撬开了牙关。
这……这是……
晓星尘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推开面前的少年。
薛洋暗暗骂了一句。
“这,这……你……”
晓星尘苍白双颊泛着淡淡的红,不可置信状地摸着自己的嘴唇。
“试验一下,试验一下。嘿嘿。”薛洋的语气还是那样俏皮。
“咳……”
晓星尘没说话,咳了一声,双颊显得更红。
薛洋又来挽住了他的手臂。
“好了,回去吧。”
“那个……菜,菜……”
“让阿箐买好了。”

回去的路上,薛洋小心翼翼地挽着那人的手臂,不敢太轻,不敢用力。
就像握着易碎的珍宝。
阳光倾洒下来,像薄雾笼罩。
空气中透露着淡淡的清香,鸟儿的鸣叫显得格外清晰。
像是不真切的幻境。

他终于挽着那人,走进了院子。
阿箐正坐在门槛上玩着竹杆。
薛洋看向旁边的晓星尘,果然,脸上的红还是没有淡去。
意外的可爱。

这时,他的左手突然阵痛。
薛洋突然意识到,是时候了。
他睁开眼。
从床榻上坐起来,环顾四周,空无一人。
他颤抖着手,拿起床头的囊。
小心翼翼地取出里面的糖。
他左手握着那颗糖,不敢太轻,不敢用力。
就像握着易碎的珍宝。
薛洋望着那颗糖,突然笑出声来。
是梦啊。
易碎的泪珠滚落下来,落在糖上,融化了些许污迹。
“不,不……”
他笨拙地抬起衣袖,擦着那颗糖。
终究还是没化开来。
左手微微阵痛。
梦,怕是醒不过来了。